古武昌青瓷文化中的孙吴青瓷偶人

时间:2018-12-05 10:06来源: 开心8新闻网阅读数:--

  俑是我国古代坟墓中陪葬的偶人,大多是模拟当时各种人物制作的小型人像,目的是代替活人随葬。因材质的不同,分为陶、木、青铜、瓷等,大约在商代后期我国才开始出现俑的前身——殉葬的活人。随着奴隶制度的崩溃和封建制度的兴起,用奴隶作为殉葬的习俗被迫改变而以俑代之,表现了社会的进步。

仆侍俑


  然而,在春秋战国时期制作如实模仿真人面貌的俑随葬较为普遍,引起时人强烈不满。例如孔子在看到当时制作的俑太像真人时,他认为采用做成人形的俑来殉葬是极不人道的行为,以为俑“不殆于用人乎哉”,愤怒抨击道:“始作俑者,其无后乎!”以后,人们常常用“始作俑者”来比喻第一个做某种坏事或兴某种歪风邪气的人。由于古人为了实现事死如事生的愿望,在坟墓中陪葬俑,最终是让他们在地下侍奉墓主,因而俑的身份包括墓主生前有较高地位的属吏、宠姬及侍从、奴仆、厨夫、伎乐等各色人物,他们的形象不仅追求人物个性特征,而且还比较侧重表现各种人物不同身份的服饰装束。

庖厨俑


  开心8地区出现人物俑的历史时间,考古发现证明要早于长江下游地区,不少三国孙吴墓葬出土有陶俑、釉陶俑和青瓷俑。这些人物俑承袭了汉俑的艺术特色,均由手工捏塑,头、足、手等部位分别制作后,再捏合、修整而成。它们既有站姿,也有不少坐姿和跪姿,塑造的形象丰富,面部表情生动,神态不一。其中最具特色的是2008年鄂钢技改项目建设施工中的一座吴墓出土的各类青瓷俑,数量共有10件。这是墓主生前所拥有的奴仆、侍卫等替身,同时提供墓主在另一个世界各种生活上的服务。造型设计上大体分为骑马武士俑、抚琴俑、劳作俑、庖厨俑和仆侍俑。俑身体表面施淡绿色釉或淡黄色釉,面部轮廓分明,额头多有白毫相,浓黑的眉毛、圆大的眼睛、高高的鼻梁、口微微张开,人物富有动态感,雕塑神似,以静传神。

骑马俑


  骑马武士俑,其作用是保卫墓主的安全。出土时以并排的形式出现,马昂首站立、头戴笼头、背负马鞍、尾部下垂,俑神情专注地骑在马鞍上,头戴尖形小帽,抬头前视,身体挺直,双臂前伸,左手执马缰绳,右手呈半握状。五官有章可循,人物形体端正,动作娴熟,面部表情平静严肃,一副全身披挂、整装待发的神情。

抚琴佣


  抚琴俑是乐俑的一种,为墓主奏乐。俑分腿跪坐在长方形的底板上,左腿上横放一五弦琴,发辫盘于头顶,弯曲细长的眉,高鼻大眼,眼角上翘,鼓腮,下巴圆润。身穿紧领窄袖长袍,双手抚于琴上作操琴状,姿态生动优美,人物形神兼具。此琴一侧有弦柱,作为极具张力的弹弦乐器,以独奏的形式出现,伴着艺人舒适愉悦的表情,充分揭示了人物灵魂的涌动和思想的张扬,显示出古代艺人的技艺水平。

双人劳作佣


  双人劳作俑是为墓主生产劳动,有从事农业生产和从事家务劳动两种。从事农业生产的劳作俑作踞坐状,头戴尖形小帽,双臂合抱,双手持一杵,欲动状态。从事家务劳动的劳作俑,两俑对坐在长方形的底座上,两眼注视;盘发于头顶,上半身裸露,下半身穿着围裙;两俑中间放置一长条形几案,他们的双臂都向前伸至案上,右手拿一物,左手放于案上,好像正在为主人劳作。他们形态逼真,步调一致,动作协调,带着浓厚的生活气息,呈现了当时生活劳动的场景。
  庖厨俑主要是为墓主烹饪美食。一庖厨踞坐在几案前,头戴尖形小帽,眼睛注视着几案;张开左手向前伸,按住鱼,弯下右手,握住一物作剖鱼状;几案前放一圆形钵,盛放食物。此俑动作细微、熟练,反映了孙吴时期的庖厨活动——餐饮的制作。
  仆侍俑为杂役奴仆,有服侍墓主起居的,有干相关事务的,性别上分为男性与女性,种类上分立俑和坐俑两种类型。立俑,静静地站着,头戴尖帽,双手将棍棒抱于胸;坐俑,平静地跪着,发髻盘在头顶上,右手下垂,平放在右腿上,左手合抱于胸前。两俑脸部神态相同,眉目宁静,表情从容,表现出不同的服务方式。
  古时没有照片和录像,青瓷俑就是真实记录历史的一种表现方式。这些青瓷俑类别丰富,造型形象自然,制作精细,面部生动写实,极具时代特征和地域特征,反映了当时社会等级和社会分工的不同,是孙吴时期社会生活的客观写照,也是研究孙吴服饰、造型艺术的重要实物资料。这一件件人物青瓷俑前额的白毫相装饰,亦反映了当时佛教对陶塑艺术的影响,也从另一个侧面体现了当时雕塑艺术的水平和成就。我们今天来鉴赏,仍然可以从中获得美的艺术享受。(余夏红)

责任编辑: 彭恒
--
推荐阅读
网站地图